他的后代也几乎都死在这个年龄,自发的妇女抗日武装

图片 3

共产党治下的中国女人,一过22岁就死了。虽然她们的生理年龄还在成长,她们也有中年、老年、垂暮之年,但她们的心理年龄、灵魂和女性意识,却永远定格在22岁,很少有超过23岁的。

战争从没有让女人走开,尤其是在抗日战争期间,女人在战争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虽然,她们身份各异,社会地位各异,但是,当国难临头,大敌当前之际,她们都为国家,为民族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新中国女人,在家庭中,在儿女面前,倒是不乏母性,颇有成熟母亲的形象,但也仅限于儿女22岁以前,儿女22岁以后,她们的母性,就又退回到少女时代。在公共场合,特别是“改开”后的商业形象和影视艺术形象,则基本上见不到成熟女人,要么装嫩,要么老疯,要么满身武装、眼放凶光。

人们常说,战争让女人走开。可是纵观中国历朝历代的所有战争,在烽火硝烟的战场,总能看到女子的身影,尤其是在大敌当前,国难当头的抗日战争时期,无数女子走出家门,走向枪林弹雨、烽烟四起的战场。她们始终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她们不仅参与反帝反封建的政治斗争,而且投身到抵御外海的战斗前线,以自己的行动表现出一个伟大民族的存在和力量。

《旧约》里的以利家族受了神的咒诅,家中永远没有一个老年人。他们家中所生的人都死在中年。耶利米是以利的后代,所以,他也没有活到老年。

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开始,到1937年“七七事变”的爆发,中国妇女实行了空前规模的总动员。在最早的东北抗日联军各军中,多数建立了妇女团或妇女队,人数多达600多名,涌现了赵一曼等英雄人物和“八女投江”等英雄事迹。八路军和新四军中都有很多女战士,东江纵队娘子军就是曾使日军闻风丧胆的铁血女军。女战士中不但涌现出了李林、刘亚雄等牺牲在战场上的女英雄,还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女指挥员,如康克清、李贞、危拱之、陈少敏等。

《隋唐》故事里的罗成家族,因为罗母被仓促埋在一小块月亮形的坟地里,月亮至农历二十三日就成无光晚见的下玄月了,所以,罗成23岁就死了,他的后代也几乎都死在这个年龄。

在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上,也活跃着一批声名远扬的女军,广西女学生军于1938年春长途跋涉到达鄂豫皖抗日前线,深入到大别山区坚持战斗,由流亡学生组成的浙江妇女营,深入敌后打游击,一直坚持到1941年夏天。根据地存在的大量女民兵和女自卫队也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不小的作用。据1941年不完全统计,陕甘宁晋察冀等地的女民兵和女自卫队员的人数多达209万以上。除此之外,自发的妇女抗日武装,分布更加广泛。中国妇女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筑起了抗日斗争的钢铁长城。

新中国的妇女们,难道也受了什么神明咒诅?也埋错了祖坟地?我觉得不是。大陆女性不成熟,不稳重,要强,好斗,女性意识和母德形象都活不到老年,完全与中共的宣传教育有关。

赵一曼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英雄人物。她亲自指挥东北抗日联军自卫队,伏击日本小分队,打了不少胜仗。当时日伪报纸《大北新报》也发出惊呼:“共匪女头领,骑上白马,穿过山林,飞驰平原,宛如密林之女主。”赵一曼从容就义,慷慨赴死,被哈尔滨人民尊称为“白山黑水”民族魂。董必武为赵一曼赋诗:“革命潮声杂鼓鼙,宜宾儿女动深闺。焉能照旧营生活?奋起从军弁易笄。北伐旗开胜未终,叛徒决策反工农。招来日寇山东阻,民族危机迫再逢。北去南来党命御,不因负病卸仔肩。工农解放须参与,抗日矛头应在先。抗倭未胜竟成俘,不屈严刑骂寇仇。自是中华好儿女,珠河血迹史千秋。”陈毅评价赵一曼:“生为人民干部,死为革命英雄。临敌大节不辱,永记人民心中。”

图片 1

抗日战争时期,以冷云为首的东北抗日联军8名女战士,在顽强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战斗中投江殉国,表现了中华民族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在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她们是第2路军第5军妇女团的指导员冷云,班长胡秀芝、杨贵珍,战士郭桂琴、黄桂清、王惠民、李凤善和被服厂厂长安顺福。她们中年龄最大的冷云23岁,最小的王惠民才13岁。八名女战士为中华民族的解放献出了她们年轻的生命,写下“八女投江”的壮丽篇章。

图片 2

图片 3

很多中国知识分子都相信“有什么样的国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话。其实,这是西方国家的现象,民主社会的规律,若用于看待中国人民,解释中国政府,则完全错误。中国历来讲究专制、人治、文功武治,统治阶层是脱离民众的,不是民选出来的,而是物竞天择,自然淘汰,杀人流血打出来的。这样的政府,只可能强奸民意,破坏世风,不可能代表大多数。

“八女投江”的故事,表现了中华民族同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在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其实,在抗日战争中涌现出的“七女跳崖”的故事,同样让人们的动容和尊敬。这个故事说的是国民党军统七名女特工跟随中国远征军在缅甸对日作战中,不幸被日军包围。但是,她们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砸毁电台,拉响手雷,跳下悬崖,壮烈牺牲。但是,与“八女投江”的故事所不同的,就是很少有人知道她们的名字,只知道她们是军统的“七姐妹花”。

一九九九年秋,我在香港的地铁上见到过一位穿制服的女中学生。当时正值早晨上班高峰期,车厢里有很多乘客,大家都各司其好,神态各异,看报的看报,听音乐的听音乐,吃东西的吃东西,唯有这个女孩,正襟危坐,目不旁视,一脸圣洁。我隔着很多人看着她,盯着她看了很久,很久。

在这场战争中,还有许多无名的女战士的事迹。她们将自己的最后一滴血撒在了战场上。直到今天人们通过媒体接力寻找,才知她的名字。2004年9月18日,湖南革命烈士陵园举行了“为湖南抗日无名女英雄立碑”活动。这位无名的女英雄原是湖南长沙女子中学的学生刘守玟,为抗日救亡,她千里迢迢来到徐州战场,后来就牺牲在战场上。当地的老百姓掩埋了她,后来每年都要在她的墓前祭奠怀念她。为了让英雄早日魂归故里,徐州的老百姓送女英雄回家。湖南的无数群众自发地赶到陵园,迎接他们的亲人。

我第一次出镜,第一次见到“非我人民群众”、“非我劳动妇女”,却让我眼中有了强烈的对比,心中有了原始的觉悟。我坚信,在亚洲,在中国,有什么样的政府,就会有什么样的人民;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女。民众有什么样的个性,什么样的教养,完全与政府有关。

在长达14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无数的中国女子纷纷走出家门,走向战场,为国家的独立和民族的解放作出了应有的贡献。她们的贡献改变了中国女子传统形象,为妇女最终解放,男女平等奠定了牢靠的基础。女性从戎,走向战场,直接参加反抗侵略的民族战争,无疑是妇女解放运动史上值得大书特书的历史篇章。历史应该记住这些最美的中国女人花,历史也必然会记住这些最美的中国女人花!

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建政后,一心一意继续革命,反儒家思想,反道德传统,用假大空、野蛮狠的意识形态来干预、排斥、打击传统伦理;用政党的毫无人性的政治观念来取代普通人的生活理念;用红色电影、革命话剧、样板戏等所谓的新文艺形式来刻意塑造革命妈妈、党的女儿、反抗媳妇等真空形象,如此“移风易俗”,长此以往,中国哪还有正常女人呢?

50后的女人痴迷;60后的女人偏执;70后的女人自私;80后的女人淫荡。你看看,你数数,你仔细观察观察,大陆的情况是不是这样?

东北女人,受共产党的反传统教育最早,受共产党的政治毒害最深,所以,东北女人最要强,最敢闯,最拼命;也正因为这一点,东北女人形象最差,命运最苦。

2017.12.1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