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在湖州作刺史,则指的是李商隐和杜牧

杜牧和李商隐并称‘小李杜’,二十四桥明月夜,南朝四百八十寺。。。看起来小杜数学不错耳。但最出名的仍然是‘商女不知亡国恨’。看起来,很直男耳?跑哪里都不老实,看女人。她唱她的,干你卿事耳?

唐代诗人中,有“大李杜”与“小李杜”,“大李杜”指的是诗仙李白和诗圣杜甫,“小李杜”则指的是李商隐和杜牧。

但昨天看到的故事,居然让偶,‘夜不能寐,浮想联翩,旭日临窗。。。’。

说到杜牧,有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诗句,比方说,“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当然,还有那首全文背诵的《阿房宫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原来小杜直男直到了这个地步。老友在湖州作刺史,湖州盛出美女,厮在它处任幕僚,赶去湖州觅美,老友遍找美女,皆不入眼,无奈下举办大型游园,游人如梭,美女如云,小杜皆不入眼。直到最后一刻,忽有妇人携豆蔻女,小杜惊为天人,‘此乃国色也’,引入刺史船上,当场下聘。

每到一处旅游景点,别人留下“到此一游”四个大字,而杜牧必然是留下一首诗,不是替古人伤感一番,就是表现下自己的苦闷,一个郁郁不得志的有志大叔形象跃然于语文课本上。

妇人鄂然,曰‘此儿尚幼’,‘乃为聘耳,吾当不日在此然官,当取之’,‘若何待得?若汝不至。。。’,‘何如?至多不过十载,吾衣锦耳’,遂下重金,曰十载不至,当可自择。乃去。

其实,小杜同学也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也创作过不少经典的抒情诗,有的还是直接写给妹子的,比方说《张好好诗》、《杜秋娘诗》什么的。

但那晓得,小杜自信满满,做官也还可以,但跑来跑去,就是到不了湖州,到最后削尖脑袋,拉足关系,做了湖州刺史,已14年后了。马上去找心上人,对方四载前已婚,有三个孩子了。

今天,我们就根据宋书《太平广记》的记载,带你认识一个不(浪)同(荡)的诗人杜牧。

‘汝如何失约耳?’,妇人取出当年契约,杜牧这才清醒过来,拿出重金,打发了人家。人家豆蔻年华,十载下来,完全剩女耳,二次重金能补偿么?


偶有一同学。。。称“。。。此丑女,然汝当取之耳。吾恨‘钢功成回国取美耳!”今天看来,厮应该更恨杜牧才对耳。

美高梅mgm4858,1

偶吃惊杜的理想主义,书呆子气,确实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想,青春年少,守身十四载,何等忍功?偶当然没有考证杜这十四年有没有寻花觅柳,但就算寻花觅柳,能忍受思念国色14年,是什么精神?

话说,小杜同学刚参加工作不久,在扬州节度使牛僧孺的手下做秘书,官方称作“节度掌书记”。杜牧这份工作是相当轻松,每天有大把的时间到处浪。

相反的情况,是登徒子,是牛二,别说国色,只要女人,立马扒了衣服。杜牧,宋玉,柳下惠,完全是另外一个极端。

大家应该都有所耳闻,当时的扬州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这里的足疗保健事业异常发达。毫不夸张的说,每当夜幕降临,整座城市完全笼罩在红色的海洋中。

子思在中庸里说:君子之道费而隐。夫妇之愚,可以与知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夫妇之不肖,可以能行焉,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能焉。

而小杜同学身处这样的环境,又是国家工作人员,自然不能脱离群众,一定要深入到群众中去。于是,杜牧几乎每晚都会跑到扬州各大会所,进行深(不)入(正)的(当)调(消)研(费),“牧常出没驰逐其间,无虚夕”。

男女之事,圣人亦无解,只能跟着感觉走,这应该高于生活的其他一般准则。偶为杜叹息,也为那个国色。磋呼!

而且,小杜同学始终保持低调的作风,从不让身边人知道自己虽然每天掐着点下班,但是却在别的地方默默加班的先进事迹,“人不知之”。

杜牧这一浪就是好几年,风雨无阻、每晚必浪。直到有一天工作有了调动,将要离开扬州了,临行前,领导牛僧孺给杜牧送行,酒桌上,老牛预祝小杜在新的岗位上步步高升,但是也对他的个人生活提出了一点小小的建议。小杜啊,平时还是悠着点,别仗着自己年轻就天天放飞自我,最后受伤的还是你自己。

然而,小杜以为领导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他又没有我每晚必浪的证据,于是说了一句炒鸡打脸的话,“某幸常自检守,不至贻尊忧耳”,我是一个很自律的人,您老就放心好了。

老牛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小杜装逼,一句话也不说,等小杜装完,老牛默默拿出一本笔记本递给杜牧,杜牧一脸懵圈,什么鬼,当他打开一看,瞬间脸就通红了。只见笔记本上写着:“某夕,杜书记过某家,无恙。某夕,宴某家,亦如之”。这上面详细记录了杜牧这几年来,上百次的不正当消费记录。

杜牧自以为自己的亲民作风已经够低调了,谁知领导对自己实在太关心,这几年来每天派30几个便衣跟踪自己,自己在领导面前简直就是透明人啊。

这就非常尴尬了,小杜刚刚说过的话现在正在啪啪啪打脸,打的他痛哭流涕,一把抱着牛增儒的大腿,再三承诺一定会痛改前非。

说来也奇怪,如果牛僧儒真是为了杜牧着想,在杜牧刚刚走错路的时候就应该及时挽救,而不是等到他即将离开你了才告诉他这一切,而且还白纸黑字记录的一清二楚。不免让人产生联想,你这是牢牢抓住了小杜的把柄,以后总有用得着的时候。


2

后来,杜牧又做了监察御史后,主要分管洛阳地区。

当时,洛阳有个退休在家的老干部叫李愿,没事儿就喜欢在家搞轰趴,邀请各界名流前来参加。虽然杜牧官职不小,也颇有名气,但是人家根本不敢邀请他,因为杜牧干的就是纪检工作,“以杜持宪,不敢邀致”。

杜牧自从离开扬州那片热土,再也没有感受过夜晚的美好。他听说自己周围有个退休老头竟然热衷于开party,简直像找到了组织一样兴奋。没有邀请我不要紧,我自己主动争取。

于是,杜牧通过中间人给李愿带话,直接了当地表达了自己想参加组织的愿望。万万想不到,堂堂国家纪检干部竟然主动申请要被腐蚀一把,李愿没有办法,只好邀请杜牧一起嗨。

当时杜牧正一个人在家喝闷酒,已然有些醉醺醺了,突然有人送来了李愿的请柬。杜牧马上又振作起来了,一路小跑很快就赶到了李愿家。

等李牧赶到现场,活动已经开始了,当时正好有一百多个美女正在表演热舞。杜牧看到此情此景,来不及跟大家打招呼,一个人找个角落坐下,认认真真、全神贯注、一丝不苟地欣赏表演,“牧独坐南行,瞪目注视”。

杜牧不愧混迹夜场多年,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聚会,可一点都不怯场。几杯酒下肚,杜牧问李愿,我听说有个叫紫云的妹纸,不知道是哪一个。老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指给他看。杜牧观察了一会,突然发出一声感慨,“名不虚得”。

于是,杜牧提出了一个臭不要脸的要求,他这么美,只能我配得上,不如把他送给我吧。杜牧的无耻,引来了大家的嘲笑,都以为杜牧是在开玩笑呢。为了打消大家的疑惑,杜牧又自饮三杯,站起来作了一首诗:“华堂今日绮筵开,谁唤分司御史来?忽发狂言惊满座,两行红粉一时回。”

杜牧完全把客场变成了自己的主场,我们不知道老李最后有没有成全杜牧,但杜牧夜店小王子的洒脱着实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意气闲逸,旁若无人”。


3

再后来,杜牧又到了江西工作,虽然在这里仍是到处浪,但还是找不到当初在扬州、洛阳那种感觉。终于有一天,杜牧听说湖州这个地方不错,景美人更美,于是便打着考察工作的名义,跑到湖州公开猎艳。

湖州刺史是杜牧的老朋友了,非常清楚这哥们是来干嘛的,天天带着他参加各种聚会,把当地的网红都叫来一起嗨。不过,人家杜牧是见过大世面的主,这里的货色还是看不上。

湖州刺史一看老朋友玩得还是不尽兴,但是又一时想不出其他新奇的玩法,小杜同学看出了小伙伴的无奈,为了化解尴尬,他提出了一个还(蓄)不(谋)成(已)熟(久)的建议,不如搞一个嬉水嘉年华,让妹子们都来参加,让我跟他们深入交流交流,“愿得张水嬉,使州人毕观”。

经过精心组织,到了活动当天,果然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杜牧和小伙伴坐在一艘船上,擦亮那24k纯金眼睛到处寻找目标。

可是都快天黑了,杜牧还是没有看上一个。就在杜牧准备放弃时,突然在人群之中发现了一个十来岁的小萝莉,不禁感慨道:“此真国色,向诚虚设耳”,我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国色天香,以前那些都是些什么呀。

杜牧赶紧让人把小萝莉和她妈妈接到了船上,开门见山、简单粗暴对未来岳母说,我看上你女儿了,但是我现在先不娶她,将来某一天再来娶,“且不即纳,当为后期”。

小萝莉的妈妈完全一脸懵逼,但还是被杜牧的风(下)流(流)倜(无)傥(耻)震慑住了。如果你失信了,怎么办?未来丈母娘问到。杜牧却说,十年内我会到湖州来做市长,到时候您就是市长岳母,您女儿就是市长夫人,如果十年后我没有回来,您就把女儿嫁给别人吧。

未来丈母娘对杜牧这种无理要求,只能敷衍答应了,可杜牧却当真了,马上先支付了一笔彩礼钱,也算是先定了这门遥遥无期的婚事。

此后,杜牧的仕途走得并不顺畅,直到自己的好友周墀善做了宰相,才通过他的关系到湖州出任刺史,然而,这都已经是十四年以后的事了。

等他来到湖州,找到原来那个小萝莉,小萝莉早已长大成人,而且已经结婚三年了,还是三个孩子的妈妈。

杜牧很失望很桑心很难过,责问小萝莉的妈妈,你之前都答应把女儿许配给我,怎么能反悔呢?

咱们以前约好的是十年,现在都十四年过去了,我女儿结婚才三年,并没有失信。萝莉妈妈回答说。

杜牧还是不甘心,叫人拿来婚书,上面的确记载小萝莉是三年前才结的婚,“牧因取其载词视之”,杜牧这才彻底死心,而且还送给了小萝莉一家一份厚礼。

但是,诗人就是诗人,这时候就应该来首诗了,

杜牧在诗中写道:“自是寻春去校迟,不须惆怅怨芳时。狂风落尽深红色,绿叶成荫子满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